烏鴉像寫字檯

老娘寫我喜歡的故事
不是要證明我自己
也不是要讓你開心

《如果我愿意》


-如果王一博和孟美岐谈过




王一博扯了扯嘴角,

‘你喜欢我吧。’



吴宣仪学着他扯出一个冷笑,

‘我不喜欢被姐妹用过的男人。’

《你是八月聖誕 或是十二月玫瑰 下》

是一年间阳光最灿烂的月份 和四季里最温暖的节日

最深的冬日里 仍然盛开的玫瑰

旋转而来的鲜红色

分明了 是你的模样















——————————————————————

电影由朱正廷和程潇出演的消息出来以后,网上都炸开了锅。


他们关系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是八年前他们突然没有了任何交集,不和决裂的传闻也传得沸沸扬扬。


现在消息一出来,谣言好像就不攻自破了。


不过他们身边的人,远至各节目导演,近至身边的朋友,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天。


圈内幕后的人都隐隐约约的知道,节目上有朱正廷就没有程潇,一部戏敲了程潇就不用敲朱正廷。


范丞丞和Justin商量了很久,怎么委婉的问朱正廷是不是要和程潇复合,还是没敢去。


吴宣仪就不一样,早早的就知道了这件事。


那天程潇吿诉她她接了部电影。


‘朱正廷是男主角。’她下一句就说。


吴宣仪喝着奶茶差点被珍珠噎死。


她咳了几声,婉转的开口,

‘你什么意思?’


程潇不回答,她直白了点,

‘你还想着复合?’


‘其实他也不一定会演,他说有可能。’


‘有关系吗?’

‘你是不是想过复合?’


程潇安静了好一会,才低低的开口,

‘我不知道。’


她的声音在颤抖,听上去像在叹息,支离破碎又疲倦,

‘宣仪,我不知道。’




娱乐圈其实很小,大概认识的人有什么消息都会很快知道,有谁最近恋爱了这种八卦,其实是很难一点风声都传不出去的。


朱正廷这么多年都没有女朋友,叫她怎么死心。

























































































后来有人告诉过梁导,朱正廷和程潇不和的传闻,他一开始很是担心,演员不和对拍摄过程和结果,或多或少都有些影响。


可是从剧本围读到开拍,他们看上去都很平和,他也就放心了。


这天拍完戏,程潇走的时候遇到了朱正廷。


他从反方向走来,有个工作人员急匆匆的赶着收拾不小心撞上了他,把他手里的包撞到了地上。


朱正廷的东西散了一地,工作人员连声道歉,他摆了摆手说没事就弯下身收拾。


程潇离他不远,她在那堆东西里看见了某个小小的,正方形的盒子。


她突然记起演唱会那天,她碰见朱正廷自己一个人在休息室找什么。


他那天手里的,也是这样的盒子。


跟她当年送他的耳环的盒子一样。


她脑袋一热,觉得内心某个地方亮了亮。


‘正廷。’

她听见自己开口问他,

‘那个小盒子里是什么啊?’


朱正廷的脸色明显的变了,可是他很快的掩去眼里的慌乱,开口的时候语气很平淡,

‘手链。’

‘我怕丢了。’


他说完就继续低头收拾东西,程潇也没有纠结下去,打了声招呼就跟着助理离开了场地。



















































































后来有一天拍戏的时候,程潇的助理三三突然有事,就帮程潇叫好了车,让她拍完自己坐计程车回去。


程潇闻言没有马上回答,像在想什么。

半晌,她才开口,

‘不用了。’

‘我坐朱正廷的车就好。’


助理愣了愣,程潇和朱正廷之间的过去,她跟了程潇这么多年,多少也是知道些的,分手的恋人不再是朋友,连工作上也没了交集。

她的嘴巴张了张又合上,最终还是没好意思深究,就点了点头说好。


收工的时候,朱正廷先走到程潇身旁。


程潇的助理临走前跟他打了个招呼,让他帮忙载程潇回去。


‘走吧。’他对她说,

‘三三把你的东西都放在我车上了。’


程潇抬眼看他,从喉咙里应了声,就跟在他身边走。


她走了几步碰到朱正廷的肩膀,才发现他们靠得很近。


好像是习惯,她走在朱正廷身边,总是贴得很近。


程潇没有焦点的看着前方,不经意的拉远了点他们之间的距离。


朱正廷的车上坐着他的助理,朱正廷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对程潇说,

‘你坐前面吧。’


程潇摇了摇头,

‘不用了。’

‘我坐后面就好。’


朱正廷也不坚持,就帮她打开后车厢的车门。


朱正廷上车之后,拉安全带的时候跟助理说,

‘先去你家吧。’

‘我把潇潇送回家之后我自己回去。’


助理只点了点头就开车,程潇坐在后面,头靠在车窗上,安安静静的,像什么都听不见。


朱正廷的助理走了之后,程潇坐上了副驾驶座。


在载程潇回去的一路上,他们都很安静。


到了程潇楼下之后,朱正廷转头看向程潇,

‘到了。’


程潇没有马上解安全带,却突然开口了,

‘正廷。’


‘嗯?’


‘当年为什么要分手?’她问。


朱正廷很明显的愣了愣,过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


分手那天,也是在车里。


那个时候,程潇也这样问过他。


‘为了事业啊。’


那个时候,他也是这样回答。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都没有告诉她真相。


他比程潇大了两年,在很多事情上,他总是觉得自己该多保护程潇些。



有些事,他不想她知道。



比如当年他签了十年的合约换程潇留下的机会,比如为什么他们要分手。



有时候,有选择比没有更困难。



程潇和八年前一样不相信他。

‘真的吗?’

她认真的逼问他,

‘只是为了事业吗?’

‘那为什么一开始要告白?’

‘一开始,就不应该和我在一起啊。’


朱正廷看着她,忍住了别过脸的冲动,看上去很是坦荡。


‘对不起。’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都狠不下心。


比如他以前该告诉她他发现自己没有那么喜欢她,刚才应该说是他后悔和她在一起了。


良久,程潇垂下脸,长长的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说,

‘正廷,我就今天再问这一次,我们算什么。’

‘以后......’她停了半天,也没想到什么有气势的狠话,

‘以后,再也不会了。’


程潇坐在副驾驶座上,整个人都淹没在浓重的夜色里,年久失修街灯偶尔会闪烁,她的轮廓就跟着黄色的灯光一起忽明忽暗。


她这样低声下气的问一个真相,逼使朱正廷不由自主地回忆起当年,他走进经纪人的房间,他一脸凝重的看着自己,桌子上是公司帮他和程潇拦下过的所有照片,铺满了一桌。


‘我之前由着你们,不过不是每一次都拦得住的。’


朱正廷有着双鱼座浪漫又不计后果的性格,面对经纪人很是硬气,少有的面无表情的说,


‘我不会和程潇分手的。’


出乎意料的,經紀人没有想像中的强硬,他往后一躺,叹了口气,甚至是苦口婆心的劝道,

‘那你的队员呢?’

‘队长谈恋爱,真的不会影响到他们吗?’

‘资源放在有把握的人身上,你是知道的。’


他可以决定自己的未来,程潇也可以为了他放弃事业,可是他的队员没有选择。


他当然做了,对所有人都好的决定。



他不是什么没皮没脸的人,既然决定要分手,他就没有给自己留后路的念头。


甩掉程潇的时候,他就知道没有复合的可能。

就算很多年以后他们之间什么阻碍都没有了,就算一切都过去了,就算到了他可以随心所欲的时候,都没有回头路了。


自作主张的放弃了这段感情,哪里有想要就能要回来的道理。


怎么可以自己安排好了悲剧,看着对手失魂落魄了那么久,到头来却告诉她一切都是玩笑,他也不好受。


他不可能再告诉程潇他当年有怎么样的苦衷,告诉她他喜欢她从来没有停止过,告诉她,他想和她在一起。


生活不是韩剧,程潇也没有道理用自己的青春年华陪他演分手又和好的苦情戏。



可是他们如果不是爱人,还能是什么。



朱正廷凝视着程潇的侧脸,彷佛想强调什么。



他开口,平日里柔和的嗓音像拉紧了的弦,

‘什么都不是了。’




程潇在那天终于意识到了一件事。


可能她到死也不会知道他为什么离开他,

他有什么不能言语的苦衷,她永远也不会知道。


可是那不重要,明里暗里避着他这么多年,程潇终于意识到了,

即使他当时根本没有苦衷,她现在也是一样的爱他。






















































梁导的电影快拍完的时候,荷理活那边朝程潇伸出了橄榄支,是部动作片。


公司那边很重视这个机会,说这是个大制作,甚至帮她在那边谈好了日后一系列的发展。


程潇没有犹豫很久就答应了。



朱正廷没过多久也听说了,他倒是很平静,工作照常,晚上也没有被碰见像八年前和程潇分手的时候那样买醉,连和程潇平日的相处都很正常,以致于justin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关心他。


杀青之后,他和程潇又回到了重遇之前的状态。


他们就像短暂的,有过交集的相交线。



如果不是程潇在离开的前一天打给了朱正廷,他几乎都要以为自己真的这么冷静。


他接起电话喂了一声,程潇在另一边安静了好几秒,她开口就是重点,


‘正廷,我今天凌晨三点的飞机。’


朱正廷愣了愣,没有想过程潇还会这样和他说话。



主动又卑微。



他当然听得出来,她是什么意思。



程潇见他不说话,就又问了一句,

‘你会来吗?’


朱正廷安静了很久,最终还是狠下心,

‘不会了。’


程潇很久都没有说话,久到朱正廷以为她挂了电话。

他刚想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看,程潇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她听起来格外真挚又凝重,带着谨慎又虚无飘渺的希望,一字一字,都像在告诉他她所有的真心。


‘如果你来,我会很开心。’


她跟八年前一样,用力传达给他自己所有的感情,像在宇宙中极力呐喊的人,祈求着他们之间有介质,他可以感受到她的迫切和撕心裂肺。














































































艺人本来就习惯了分离,像程潇出道了这么多年的,对于分别几乎是麻木的。


可是这次不太一样,她离开最少三年,没有人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来。


这次是真的离别,连宇宙少女的人都专门安排着行程选在这几天出现在中国送她。



‘潇潇,你一个人要保重啊。’孟美岐看上去几乎要哭了。


吴宣仪扁着嘴眨着眼睛,她微微用力的睁大了双眼,可是程潇还是可以看见她眼眶红了,

‘我会想你的。’


程潇被她们搞得也伤感了起来。


她硬是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吴宣仪的脸,

‘我也是啊。’


程潇现在这样看见自己的队员在自己面前,一脸伤感的送别,她才终于觉得她要走向新的路。


离开宇宙少女的人,她比预想的难过。


‘你要努力啊。’恩熙牵了牵嘴角,

‘要在那边红起来。’


程潇吸了吸鼻子,点头嗯了声就伸手抱住了恩熙。


夏天本来在一边安安静静的低着头听着告别的话,在程潇伸手抱她的一瞬间终于哇一声叫了声程潇的名字就哭了起来。


程潇在和她们拥抱的时候悄悄的抬起头看过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堂,有人焦急的跑来赶飞机,也有人和她们一样不舍的在道别。


可是她再怎么看,都找不到急匆匆的,朝她奔跑而来的身影。



她流的眼泪好像多了点。



八年前她不愿意承认,八年后她固执又冥顽不灵的期望着重遇的续集会是个happy ending,不知道结束了的故事,本来就没有书写下去的可能。






她想起有一次她为了和朱正廷在同一个城市多待半个月,软磨硬泡的求经纪人推掉了一个杂志拍摄。


朱正廷知道之后当然念了她很久。






‘潇潇。’


‘嗯?’


‘别顾着恋爱。’

’前途很重要。‘


程潇在他的怀里明显的僵了僵,过了好一会才回答。


‘哪有这么严重,不就是一个杂志。’


朱正廷半晌才开口,他揉了揉她的头顶,声音沉沉的,像在叮嘱她什么,

‘記住。’


程潇切了一声,

‘你管我。’






程潇那个时候没有告诉朱正廷,

不是前途和恋爱,是前途和他。



如果她终于走向他想要的结局,是不是至少是一个人的happy ending。




















































































朱正廷赶到机场的时候,程潇已经在排队进去禁区了。


吴宣仪最先看见从远处奔跑而来的朱正廷,她记忆中几乎没有见过他这么狼狈的样子,急切又慌乱,整个人凌乱不已。

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捉住左右两边美岐和苞娜的手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苞娜转头看她。


吴宣仪嘴巴张大了半天,才终于出了声音,

‘那边!你们看!’


朱正廷也发现了她们,远远的顺着看见了她们身后的程潇。


程潇背对着他,低着头在整理登机证和护照。


朱正廷这一辈子,大概不会再有另一件更浪漫的事。


追着喜欢的人跑过大半个机场,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堂里找到她的背影,几乎没有思考就喊了她的名字。


‘程潇!’

他几乎是扯着喉咙喊她的名字。


程潇手上的护照刚交给海关人员。


她全身一僵,觉得所有的血液都在往大脑和心脏涌,耳边好像没有了声音,整个人晕晕眩眩的。



朱正廷的脚步没有停下来过,他边跑又喊了一声,

‘程潇!’



程潇拿着护照抬起的手放了下来,她觉得自己的整个人都在抖,她最终很慢,很慢的转过身。


她在转身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心跳从来都没有这么快过。



她怕是她听错了,她怕是她在做梦。


她怕朱正廷不会出现在她眼前,她怕朱正廷没有来。



眼泪在她眨眼的那一刻落了下来,于是她的视线清晰了起来。




她终于看见,朱正廷的模样。




朱正廷如释重负的低下头笑起来,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喘。


他抬起头,看见程潇一脸的涙水,哭得肩膀都在抖,却偏偏咧开嘴在笑。




一切都像电影里的happy ending,在最后一刻拦下了要离开的爱人,隔在人海中相视而笑,他的出现就是答案。



朱正廷想起以前年轻的时候对爱情的憧憬,他想要的轰烈的爱情,不顾一切,死去活来,冲动而热烈。


可是他的爱情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一刻一样,这么的确切。



程潇哭着问他,

‘干嘛!’



朱正廷的手伸进口袋,摸到了预想中圆形指环。


他的头发是乱的,身上的衬衫一路跑来也歪了,脸上因为狂奔出现的潮红还没有退去,呼吸才刚刚顺了一点,可是他这辈子没有比现在更慎重的时刻。



他单膝下跪。



‘你愿意嫁给我吗?’


















———————————終——————————




























































































































































































































































































































































































































































































































































































































































——————————————————————
程潇意外看见两次的盒子,真的是她当年送给朱正廷那个,里面是她给他的耳环。

《你是八月聖誕 或是十二月玫瑰 上》

是冬日恋人的续集🦆


不是八月炽热的夏日阳光

是最深的十二月 飘雪的圣诞节 深冬里的暖阳

圣诞明明发生在最深的冬天 寒气会往城市每一个角落弥漫 却比什么节日都温暖






















































——————————————————————

程潇再见到朱正廷,是在乐华二十周年演唱会上。




当年他们分手后闹得挺僵的,他们分手不再是朋友,连带着周遭的人也遭殃。




两个人的共同朋友,几乎都分成了两派。




比如和朱正廷同一个团的,再也没有轻松的笑着调侃过程潇;


和程潇关系比较好的,都自然的和朱正廷疏远了。




他们谁都没有明说过当年分手的原因,朋友们于是也就尴尬的云里雾里。




唯一公开的资讯,是程潇是被甩的那一方。




虽然没有明说过,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分手之后那段时间,是谁在避着谁,谁积极出席朋友聚餐制造偶遇机会,谁失魂落魄无心工作。




跟程潇关系比较好的就都知道,他们分手之后有三个多月的时间都可以半夜突然从她的房间里听到哭声,或者她喝醉之后打了多少个朱正廷没有接的电话,


跟朱正廷关系比较好的也都知道,朱正廷后来怎么讨厌别人提起程潇的名字,或者无视了多少个程潇的电话。




连二十周年家族演唱会,他们都是避到正式彩排那一天才碰到面。




上一次见面,大概是三年多前,在某个颁奖典礼上,远远的看见了一眼。




可是这次不一样,他们在后台带着各自的队员直直的碰了面,后台人很多,他们怎么看都没有辨法像以前每一次一样当作看不见走过去。




程潇故意避开了朱正廷的视线,走到了他面前才慢下了脚步。




她脸上冷漠的表情维持的很好。




朱正廷的样子永远都那么柔和,挂着很淡的笑意,和平常不太一样,多了些冷漠。




只有程潇能感觉到,那细微的差别。




她的脚步没有停下来,只在离朱正廷最近的时候对他点了点头。




朱正廷也向她点头,然后两个人就自然的擦身而过。




程潇走的时候,突然有了想哭的冲动。




不见到朱正廷她都不会发现,他们原来已经疏远成了这种关系。






可能这就是为什么她不想见他。




那份她最珍视的感情,每一次见朱正廷,就会从尘封的书架最深处被拉扯出来,撕破掉某一个边角。




她大概是在害怕,有一天,碎掉的终于会是故事的某个章节,她再也没有可以回首的时光。




分手这么多年,她怎么骗自己其实也知道,是她不愿意走出来。




如果回忆起,她先想起的是他带着雨水的吿白,而不是分手那天,车厢里银色的月光。




事到如今,朱正廷对她而言,还是美好的字词。


























































































第二天演唱会结束之后,大家都去了庆功宴,半路上程潇发现手机落在会馆了,就自己打了车回去拿。




没想到会碰到朱正廷。




她路过他的休息室的时候,听见了里面有声音。




她推开门,正好看见朱正廷在沙发上捡起一个小盒子,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他听见开门声就看了过去,见是程潇,脸上的表情僵了僵。


程潇的注意力在他手上那个盒子上,好奇到底是什么让他这个时间自己一个在这里找。




朱正廷握着盒子的手紧了紧,忍住了把手往身后藏的冲动。




‘是你啊。’程潇说,目光又看了那个盒子一眼。




朱正廷自然的把手垂在身侧,


‘我落东西了。’




‘我也是。’




‘你去庆功宴吗?’




程潇张了张口,到口边的答案又咽回去,最终反问他,


‘你去吗?’




朱正廷耸了耸肩,


‘我还在想。’



程潇靜了一下说,


‘我们自己去吃饭吧。’


她脸上风轻云淡,


‘我想吃炒年糕。’




朱正廷愣了愣,程潇看着他,若无其事得像在约某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






他说好。













































































有些人之间大概永远不会尴尬,见面的时候不会有从心底起来的不舒服。




像朱正廷和程潇。




就算当年分手闹得那么僵,就算朱正廷怎么抱歉,就算再也不可能有一见如故,他们还是他们。




像所有久别重逢的普通朋友一样,从工作到生活近况他们都可以聊。




可能是往日多年累積下的默契不会消失,他们对于到哪里就不该聊倒是配合得很好。




程潇想到了之前经纪人提到过的电影,


‘听说梁导的电影找你演男主角。’




这个梁导是台湾那边的新人,不过业内人士都知道他很有才华,只有一部作品就入围了金钟奖,这次新电影,很多演员都主动递出了橄榄支。




朱正廷正在切海鲜薄饼,


‘是啊。’




‘你会演吗?’




他把先切下来的一块放到了程潇的盘子里,


‘应该吧,档期好像都没有问题。’




程潇喔了一声,就又说起了其他事情。








他们快吃完的时候,程潇把最后一块鱼糕塞到嘴里,若无其事的说,


‘梁导也找我演女主角了。’


她嚼了几下把鱼糕呑了下去,抬眼看向朱正廷眨了眨眼睛。




朱正廷很快就反应过来,牵了牵嘴角平淡的说,


‘这么巧。’


‘你答应了吗?’




程潇耸了耸肩,


‘我还在看。’




她后来又再扯东扯西的和朱正廷聊了好些不着边际的东西,才慢条斯理地吃完最后一块炸鸡。

Cnm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大大为什么能遇上这么个智障你上lofter不带脑子和教养nm知道吗排nm的雷文整个德赫tag最雷的就是你 不喜欢玛丽苏ok讨厌ooc🉑️我这个人很free最尊重人身自由我不care你喜欢什么可是a给你自由你还真没数了就算是莎士比亚这样对别人的作品评头论足也tm恶心更何况你是哪里来的丑东西 b你占你妈的tag呢滚

同人文和原创文学不一样是所有大大无条件是施予者因为你点进这个tag就是想吃粮大大就是满足你的人 你只要看了多于标题的内容就该说谢谢因为你从他那里得到了什么而且是你的选择你想看懂吗 哪个大大收钱产粮了无偿给你粮有种别吃吃了你居然有脸说不好吃你哪怕吃一粒花生米都不会醉成这个样子

投稿给他的人一样上面的每一个字骂的就是你这种垃圾 有种自己写上什么lofter 文你看了也骂了爽吗希望你没有小学毕业否则过了小学还闲(没有教养)成这样的我出钱带你去找最好的兽医看脑子

《世界上另一個我 藍白色的食雙星 3 》

肖战觉得李沁很漂亮。




第二次见到她的时候,这个念头又强烈了一点。




就算是在后来他们熟了以后李沁在他面前不顾形象的出现,他也没有改变过这个想法。




某个活动上,肖战碰到了李沁。




她罕有的穿上了精致的礼服,肖战远远的看见她的时候,这个念头又加深了点。




李沁发现肖战就朝他走了过去,


‘战战。’




诛仙拍完了之后,他们已经有段时间没见面了。




肖战作为一个男人,很自觉的有没有时间都主动约过李沁几次,可是她倒是很忙,每次都回他说在拍戏。




肖战笑起来调侃她,


‘你终于想起来我了?’




李沁笑嘻嘻的说,


‘我真的在拍戏嘛。’




她话还没有说完,场里另一边记者们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诶,邓伦来了。’




李沁往那边看了眼。




她和邓伦的绯闻传了好几年,两个人倒是不以为然,也没有什么要刻意回避的打算,该当的朋友还是当着。




肖战脸上的笑意淡了些,


‘好看吗。’




李沁讨好道,


‘哪有你好看。’




‘这样说绯闻男友也可以吗?’




李沁觉得他在调侃自己的绯闻,心想这小子胆子愈来愈大了,于是打了他一掌。




‘我谈了恋爱第一个告诉你。’




肖战皮笑肉不笑,


‘谢谢啊。’




















有次邓伦和李沁出去吃饭的时候被拍到了,角度看起来像在接吻。




新闻出来的时候肖战和李沁不在一个城市,肖战也没有找李沁核实,想着她没有提过就是假的。




可是网上等了几个小时都没有澄清的消息,他下了戏没有和经纪人一起走,开了自己的车就往某个小酒吧开。




他开始打给李沁的时候已经有点醉了,李沁接电话的时候才刚下飞机。




肖战也忘了自己是怎么把李沁叫过来的,大概没有说什么重话,因为她出现的时候一脸轻松。




李沁照着肖战在电话里说的位置,在酒吧的角落里顺利找到了他。




她看见他的时候,才意识到他已经喝了不少。




‘肖战。’她走到他旁边,


‘喂,你怎么啦。’




肖战没有抬头。




她又叫了声,


‘战战?’




肖战还是低着头,冷不防冒出一句,


‘你喜欢他吗?’




‘嗄?’


李沁很疑惑,


‘什么?’




肖战的声音实在了一点,


‘邓伦’


‘你喜欢他吗?’




李沁失笑道,


‘你没事吧。’


她总觉得肖战今天哪里不对劲,


‘你不会信了吧?’




肖战对着李沁几乎没有强硬的时候,可是他今天突然想打破沙锅问到底,今天他就是想知道答案。




‘为什么不回答?’




李沁愣了愣,想着他到底哪里不对劲。




肖战突然慢慢的抬起头,黑白分明的眼睛布满了血丝,他看向李沁,眼睛映着微弱的水光。




李沁看着他忘了反应,她很少这么觉得,肖战也有像个男人的一面。




他开口的时候声音低沉得沙哑,不像平日里那么清澈。




‘你是我的。’




他的声音很轻,像他们正在聊什么日常。






李沁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耳边炸开了,轰轰作响。






‘李沁。’


他叫她的名字,声音提高了一点,柔柔的像在强调什么,


‘你是我的。’




李沁站在他面前,在他伸手可及的位置,第一次不知所措。




他站起来,比李沁高了一个头,他们的距离更近了一点,李沁的大脑一片空白,剩下感观还在正常运作,她的大脑清晰的接收到嗅觉神经传来的资讯——从肖战身上而来的,夜店独有的烟草和酒精味。




这是在他吻她之前她接收到的最后一个讯息。




为了迁就身高差,肖战捏住李沁的下巴,抬高了她的头,于是李沁仰视着他无限放大的脸,只看得见他闭上的眼睛和睫毛。




他尝起来像伏特加,和闻起来一样,可是嘴里的味道更直接,烈得李沁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可是她没有推开他。




抬起来目的是推开他的手,最终绕上了他的脖子。






李沁闭上眼睛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如果失去视觉,其他感观会更敏感。




原来是真的。






她在觉得嘴里的酒味愈来愈浓的时候想。




























肖战是在李沁家里醒来的。




他起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头很痛,想着自己果然不能喝。




过了好几秒他才发现这不是自己的房间,然后想到昨天他把李沁叫到了酒吧告白一事。




头更痛了。




他听见客厅有开门声就走了出去,李沁刚从外面回来,手里提着个胶袋。




她看见肖战愣了愣,眨了眨眼睛避开他的目光,


‘我给你煮了粥。’




她脱了鞋走向厨房,肖战跟了过去。




‘吃完把醒酒药也吃了。’她朝刚才带回来那个胶袋抬了抬下巴。




他们坐在餐桌上的时候格外安静,直到肖战的粥吃了两口,他突然开口,


‘昨天我说的是认真的。’




他抬起头看着李沁,她闻言抬头,瞳孔隐隐的在颤抖。




她透过白雾看见肖战,他脸上少有的认真,几乎没有笑意。




他再度开口,声音清晰的传到了她耳里。




‘你是我的。’


































——————————终——————————






























































































































































































































































———————————————————


李沁下了飞机手机一开机就是肖战的电话。




‘喂。’




肖战开口就直奔重点,


‘沁沁。’


‘我想你了。’




李沁微微一佂就笑了起来,


‘你在哪啊。’








*车上*


经纪人:你去什么酒吧啊被拍到影响不好


李沁:没事


经纪人:是不是肖战那小子


李沁:八卦

《世界上另一個我 藍白色的食雙星 2 》

这天等戏的时候,李沁本来在滑手机,突然叫了肖战的名字。



‘战战。’




肖战抬头看她,


‘嗯?’




‘你覺得这裙子怎么样?’




肖战很无奈,


‘你真把我当妇女之友啊。’


嘴上说着,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往李沁那边靠过去看。




李沁不以为然,把手机往他那边递了递,嘴里边反驳着,


‘妇女之友有什么不好的。’




肖战看了眼,


‘还不错。’




‘不错?’


李沁把手机收回来,撇了撇嘴,


‘那就是不好看。’




肖战白了她一眼,


‘你烦不烦。’




李沁余光看见他的白眼,上来就往他肩上一掌,


‘你管我。’












































有天拍戏的时候下雪了,大家看见雪都很兴奋,肖战也不例外,哇了一声和其他人一起在雪地上狂奔,笑得像个孩子。




肖战跑完一圈回到李沁面前,


‘诶。’


‘我一直想做那个。’




李沁满眼嫌弃的看着他,


‘什么?’




肖战勾起嘴角,


‘雪天使。’


他说完就直直的往身后掉下去,用力的挥着手脚,模仿着以前在剧里看过的样子。




李沁这个角度俯视着他,觉得他像个傻子,


‘你没见过雪呀。’




肖战停下来看向她,脸上带着还笑,


‘重庆哪有雪啊。’


他突然定定的盯着李沁,一脸不怀好意的笑,


‘你要不要一起?’




李沁退后着摆手,


‘不要。’




可是肖战眼明手快一把拽住了她的手,一用力李沁就往他身上倒。




李沁跌在他胸上,笑着还是瞪了他一眼,


‘你找死是吧。’


她翻了个身躺在他旁边,


‘冷死了。’




肖战转过头,看见她像他刚才一样在雪地上用力的挥动手脚,她身上穿得很厚,像个粽子,挥着手像个动感的粽子。




他看着她笑起来,把视线收回来,闭上眼睛,直射的阳光格外暖和,耳边是她轻轻的笑。




哪有那么冷。

《世界上另一個我 藍白色的食雙星 1 》

李沁总莫名奇妙的觉得肖战某个地方和自己很类近。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某个试镜上。


肖战是许多新面孔中的其中一个,低着头看剧本,偶尔抬头和身边的朋友说几句话,笑起来很干净。


她和他们不一样,那个时候已经有了点名气,走在路上几乎都能被认出来。


和肖战一起的几个男生发现了李沁,小声的骚动了起来,几个人的目光轮着看过去,李沁远远的看见,就朝他们微微笑了笑。


她后来在走廊上碰到了肖战。


辈分和年龄她都比肖战大,肖战作为新人倒是很有礼貌,走近她的时候微微点了点头。

‘沁姐。’


李沁也朝他点了点头,

‘哈啰。’


‘你试完了吗?’


‘嗯。’

李沁余光看见看见肖战手上的剧本,黄黄绿绿的,不知道他都标注了什么,整页纸黑压压的,几乎没有空白的地方,剧本有大半都是皱的,大概是紧张抓的。


‘你试了吗?’她问。


‘还没,快了。’


李沁把视线重新专注在他的脸上,她露出一个很有前辈风范的,善解人意的笑,

‘加油,别紧张。’



后来她试上之后,难得的想知道是谁选上了男主角,本来打算问经纪人,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不知道那天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就没有问出口。


也没过多久她就知道了,他没选上。



还有。


他叫肖战。















她真正认识肖战,是那之后一年多的事。


斗破苍穹,她虽然没有在试镜的时候碰到肖战,可是听说了他会出演。


经纪人在说合作的演员名单,说到肖战的时候,李沁突然集中了精神。


‘肖战吗?’


经纪人看她一眼,

‘嗯。’

‘怎么了吗?’


迷迷糊糊的,她好像可以朦胧的想起一年多前见过那个新人。


是个努力的孩子。


‘我之前见过他,试镜的时候。’


经纪人笑起来,

‘这你也记得住。’


李沁认真的在回忆里寻找有关于肖战的部分,

‘他挺用心的。’

她眨了眨眼睛,

‘像我以前试红楼梦的时候。’


‘......’

‘哪个新人不努力了?’


李沁不以为然地‘切’了声,就没有接下去,于是经纪人也自顾自地继续说合作的演员还有谁。














她和肖战是在剧本围读的时候见面的。


李沁到的时候肖战已经在了。



还挺敬业。



肖战看见李沁,本来坐着的就站了起来,朝李沁挥了挥手。


‘沁姐。’

‘好久不见。’

肖战笑着说,说完才想到人家不一定记得自己,在内心默默的咒骂了一句。


可是李沁走近他,也朝他笑了笑,咧开了嘴,

‘好久不见呀。’

《世界上另一個我 藍白色的食雙星》




肖战也很意外




自己居然记得第一次见到李沁的情景




李沁:那你当时在想什呀




肖战:你很漂亮

















-李避嫌和肖发糖的绝美爱情故事



:又幹嘛

:學弟 姐姐想喝奶茶了

*午后休息*


:听说隔壁学校来打篮球赛的校隊里有个学弟长得很帅

531: *从睡梦中惊醒* 有帅哥? 给我康康!我也要康康!